您的位置: 清和资讯 > 文化 > 孟图神庙的千年兴衰

孟图神庙的千年兴衰

2019-10-30 19:26:50人气:4136

门图寺区遗址的完整图片

在埃及的卡纳克神庙神庙建筑群成为世界著名的旅游景点之前,在19世纪欧洲摄影师的镜头中最常见的历史遗迹是门图神神庙北面的托勒密门。高耸的大门是门图神庙区的北门,狮身人面像神道教将运河港口连接到北部。

蒙图神是古埃及最古老、最重要的神之一,也是底比斯的主神。这幅图像的特征是一个鹰的头和一个顶部装饰有两个羽毛的太阳盘。与神纪念碑有关的最早碑铭出现在古代王国第六王朝(约公元前24世纪)的南部底比斯墓中,并在第十一王朝(约公元前21世纪)达到顶峰。这一时期的法老以纪念碑神的名字命名。在新王国时期(大约公元前16世纪),蒙图之神作为战神和守护神出现在文学作品中。在古埃及晚期(公元前664- 332年),直到公元4世纪,他一直被当作一只神圣的牛来崇拜。

我们今天看到的门图神神庙建于公元前1391年至公元前1355年新王国的第18个王朝——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时期。阿蒙霍特普三世在著名的“彼得里石碑”背面的铭文列出了阿蒙霍特普三世在建筑方面的成就。其中包括“我修复了阿蒙神的建筑,使它们独一无二。我已经为你建造了一座庙宇一百万年了,就在阿蒙神旁边。碑文中提到的寺庙的地理位置与纪念碑的地理位置一致。一些学者发现,在阿蒙霍特普三世时期的寺庙铭文、雕像和浮雕中,提到的神是阿蒙神,而不是蒙特哥神。由此推测,这座寺庙可能最初是由阿蒙建造的。然而,这种猜测是否属实需要严格的考古发掘来证实。这也是中国-伊曼纽尔神庙联合考古项目的学术目标之一。

从建筑的角度来看,阿蒙霍特普三世建造的寺庙最初是一座方形的小寺庙,门口有两排石柱和一个通往寺庙入口的坡道。然而,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寺庙在南墙完工之前就开始了扩建计划。填满坡道后,阿蒙霍特普三世在寺庙前增加了一个庭院,并向南延伸了一排寺庙,形成了目前寺庙的基本格局。

然而,阿蒙霍特普四世登上王位后,他是阿通唯一的神,并将他的名字改为永恒。他摧毁了其他神灵,并将首都迁至阿玛纳。这时,寺庙也被严重损坏。寺庙里一尊美丽的阿蒙霍特普三世和阿蒙结合的雕像被毁坏了,它的头和身体分开了。幸运的是,它被后来的考古学家发现并修复了。这座雕像现在藏在埃及卢克索博物馆。

图坦卡蒙在位期间回到底比斯,并下令修复圣殿,以尽快治愈宗教改革的创伤。在门图神神庙入口的左侧,出土了“图坦卡蒙复原石碑”的遗骸。

到21世纪,该国的权力和经济中心已经北移至三角洲地区,而以底比斯为中心的南方政权已经成为自己的国家,由阿蒙的大祭司管理。利比亚家庭在北方崛起后,第22个王朝建立了。法老授予一位公主“阿蒙神的妻子”,并把她送到南方的卡尔纳克神庙成为女祭司。通过这个“圣人系统”,它实际上控制了南部地区。随后,南部的努比亚军队崛起并继续向北扩张。在底比斯,努比亚国王利用现有的“圣人系统”,把他的女儿送到卡纳克神庙神庙成为“圣人”。这样,努比亚统治者就有了统治埃及的合法性。

第25王朝的塔哈卡法老在卡纳克神庙神庙地区实施了一项大规模的建设计划,以赢得底比斯当地的家族。与此同时,法老高度重视对纪念碑神的信仰,自那时起,纪念碑神大量出现在浮雕铭文中。这时,寺庙结构也迎来了一个重大变化。塔哈卡法老不仅修复了神庙,还在神庙前修建了柱廊。出土碑文明确提到曼图神是寺庙的主神。此外,塔哈卡统治时期当地的高级官员蒙图克哈特(Muntukhart)也在石碑上记录了他对蒙图森神庙圣湖的修复,“我用美丽的白色砂岩修复了底比斯之主蒙图森神的圣湖。”

古埃及晚期,对魔帝神的信仰发展成为“四个魔帝神”的组合,分别对应于分布在底比斯不同方向的四座魔帝神庙,共同构成了底比斯拱顶的守护神庙。

托勒密时期是kalnakamuntu神庙的最后一个发展时期。托勒密三世和四世拆除塔哈卡的柱廊后,他们与第25王朝的其他建筑碎片一起作为石头奠定了基础,并在原来的位置建造了一个新的柱廊。蒙图神庙的大门--北门和北墙--是在原有大门的基础上重建的。大门由砂岩建造,装饰有精美的浮雕,是卡纳克神庙地区保存最好的大门之一。此外,托勒密法老还修复了神庙的主体,并以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假名装饰了神庙的内部。今天矗立的大多数建筑遗迹都是托勒密时期建造的。

在希腊和罗马时期,古埃及的祭司逐渐失去了他们的统治地位。门图神神与古希腊太阳神阿波罗结合在一起。门图神神庙当时也被称为阿波罗神庙。世俗文学也称这个地方为“牛舍”,这可能与导师的公牛信仰有关。

作为起源于底比斯的古代神,蒙特哥甚至先于阿蒙。门图神神庙的兴衰和演变直接反映了古埃及宗教思想中门图神神信仰的变化,在某种程度上也与底比斯在王权迭代中的作用以及底比斯当地家族与中央王权的关系有关。

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法国东方考古研究所首次在卡纳蒙特神庙地区进行了系统的考古发掘。然而,在这个时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埃及独立战争期间,社会陷入混乱,考古发掘和研究不得不仓促完成,许多遗址信息无法及时记录和保存。到了20世纪90年代甚至21世纪初,考古学家们一直在一个接一个地探索和研究寺庙地区,但他们都是对单一建筑的短期研究,缺乏从整体上看待寺庙地区的视角。

从2018年起,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埃及文物部组成的中埃联合考古队开始负责卡纳蒙特寺地区的考古工作。目前,项目组已经完成了寺庙区的初步清理工作,使埋在杂草中的寺庙区建筑和旧建筑再次露出曙光,呈现在世人面前。通过小规模的试掘,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利用近景摄影测量技术,建立了庙区蒙脱寺、玛特寺、高层建筑等文物保护现状的三维模型,为进一步有针对性的发掘奠定了基础。经过中埃双方多次工作会议和现场讨论,项目组一致认为,有必要采用传统考古与现代科技手段特别是信息技术相结合的方法,在聚落考古理论的框架内对门图寺区进行系统的发掘,同时确定发掘工作的测量系统、编号系统和记录系统等关键问题。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将充分发挥中国考古学在多地形条件下大遗址发掘和城市遗址发掘的长期积累经验。在综合信息的基础上,结合碑铭研究和地理信息系统分析,建立寺庙区域的三维模型,希望对寺庙区域的平面布局、建设顺序、功能分区等问题有一个初步的了解。与此同时,如上所述,通过挖掘埋在门图神神庙及其附近建筑地基下的石头,寻找相关的铭文和物证,以解决神庙建设初期的主神身份问题。在此基础上,探讨了新王国时期底比斯地区(现卢克索地区)门图神神庙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作者:贾萧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陕西11选5

上一篇:“弹药基数”是什么意思?现代战争单兵弹药携带量有多少?
下一篇:羊只配种如何提高受胎率?肉羊秋季放牧有哪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