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和资讯 > 军事 > 难忘!1964年夏天看解放军叔叔用机枪打靶,我就趴在射击位旁

难忘!1964年夏天看解放军叔叔用机枪打靶,我就趴在射击位旁

2019-10-22 00:58:00人气:3582

成年后,我多次使用56型半自动步枪、54型手枪和81型自动步枪和实弹。然而,童年的雨水已经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海里...

作者王志东

1964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天下着毛毛雨。我跟着父亲去了他的单位。爸爸在值班,我无事可做,所以我用纸折了几条船,跑出去玩。那时,我特别喜欢雨。有很多水的时候,我穿着塑料凉鞋到处走。我还用力跺脚,到处泼水。飞溅越高,我就越开心。

在食堂吃完饭后,爸爸休息了一会儿。我睡不着。我偷偷溜出值班室,跑到单位门口。我看见大约30名三纵队的解放军在整齐的大雨中行进。一些人携带枪支,另一些人携带目标卡和报告目标。很明显,他们要瞄准练习。好奇心驱使我一路跟随团队前进,越来越远。

那时,各级单位都有健全的民兵组织,甚至我的小学体育也有射击内容。当然,我们玩气枪,“子弹”是用羊毛绳绑在尾巴上的大头针。周日在射击场,几组人轮流训练。有一次,在我父亲的指导下,我还在射击场发射气枪铅弹。

电影在电影院上映。男孩们最喜欢看战斗故事片。在放映故事片之前,将会有一个附加的“新闻简报”,偶尔还会有一部关于步枪原理、如何拆卸、清理和组装步枪、如何按压和射击的纪录片...《蝙蝠侠张嘎》上映后,男孩们都想拥有一支像加兹一样的木制手枪。在抓捕特工的游戏中,没有一个男孩会空手而归——一把牛皮纸制成的手枪,一把父亲用黑色油漆制作的木制毛瑟枪,一把可以发射的旧自行车链制成的火柴盒,或者一把铝和水制成的闪闪发光的小手枪。我手里拿着一把玩具塑料枪,是妈妈给我买的,用来用杂志发射塑料子弹。

放学后,男孩们会画出最相似的枪,如手枪、步枪、冲锋枪甚至机关枪。我画的机枪包括倾斜手柄、捷克风格和圆盘风格,所有这些都是根据记忆改编的电影。

说了这么多,我想展示一下我对子弹射击有多着迷。

让我们回到正题上来。跟随游行队伍,它继续前进。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但游行停止了。口令,行动,没有噪音,没有说笑,一些士兵举着靶卡,把靶棒举到一个五六层楼高的土堆前,一些士兵用小铲子开始组织射击阵地,一些士兵清理枪支,更多的士兵原地坐在泥地里休息...我也和其他士兵一起坐在泥里,居然没有人把我踢出去。

射击区域的士兵和目标区域的士兵使用信号旗来发出信号。突然我的眼睛亮了起来,我发现只有三个射击位置,每个位置都有一把我从未在电影中见过的机枪。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想靠得更近,看得更清楚。

一个像军官一样的人走过来亲切地问我,“孩子,你在干什么?”我说,“看看射击。”警官问,“你怎么知道这是枪击?”我自豪地说,“我击中了目标。但我从未见过机枪射击。”警官示意说,“过来跟我来。”我对自己说:如果它坏了,我必须被开除。他还听到军官对另一名士兵说,“也过来。”我边走边想:如果我真的被踢出去了,我怎么回去?不公正涌上我的心头,我快要哭了。

当警官想象事情的时候,他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对我说,“你留在这里。在这里看得更清楚。”我已经到达了最右边的机枪射击位置。他还听到军官“命令”士兵:“你看着他,不许他跑到枪前。”士兵喊道,“是的!”然后迅速趴在我的右边。谢天谢地。解放军叔叔太棒了!

按照命令,三挺机枪几乎同时开火。“哒哒!哒哒。哒哒哒!”我下意识地用手堵住了耳朵。拍摄现场颠覆了我的想象。原来,机枪并没有连续发射子弹,而是有着咚咚的节奏。

枪手们一个接一个地换了衣服。我密切注视着我从未见过的机关枪,并把它记在心里。

射击结束后,士兵们按照命令清理了射击场,然后队伍开始返回。我跟着队伍,看着士兵肩上的目标牌。我看到目标卡的中间布满了子弹。

“夕阳西下,西山上的红云飞舞,士兵们瞄准营地,把它送回营地,胸前的红花映着彩霞,快乐的歌声四处飞扬……”响亮的歌声一路歌唱到元野,飞得很远...雨渐渐停了,地平线上的云彩逐渐镶嵌金边,变成五彩缤纷的云彩,非常美丽。场景和歌曲完全一样。

当我接近我父亲的部队时,我从队伍的最后跑到军官那里停下来。警官看着我,停了下来。我举起右手,庄严地赠送了一份少先队礼物。军官微笑着向我挥手,转身跟着队伍,迈着有力的步伐,“唰唰唰”继续在队列中走回军营。

在值班室,父亲和一个叔叔正在聊天。我拿出纸和笔,放下我刚刚默默记起的机关枪,问我父亲那是什么枪。爸爸说,“这是我们国产的56型轻机枪。”叔叔看着我画的枪,称赞道:“小家伙,这是一幅好画!”

当我再次去学校课间休息时,我骄傲地用机关枪拿出纸,问我周围的所有学生,“你见过这种枪吗?你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枪吗?”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摇头,没有人能回答...

(原标题:在雨中拍摄)

上一篇:无视普京多次警告,土耳其大军攻入叙利亚,美不发一弹扭转战局
下一篇:外媒:2019巴黎汉字节开办 传统文字与现代艺术相辉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