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和资讯 > 时事 > 记者直击香港“禁蒙面法”生效的首个周末

记者直击香港“禁蒙面法”生效的首个周末

2019-11-13 15:39:30人气:293

[环球时报-环球网驻香港记者范灵芝、白易云、陈青青]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引用《紧急条例条例》制定的《掩蔽禁令条例》(以下简称《掩蔽禁令法》)将于5日午夜生效。在5号和6号,周末就要到了。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发现,虽然《蒙面法》生效的第一天香港暴徒的暴力规模和强度低于第四天,但在九龙和港岛的许多地方,蒙面暴徒封锁道路,破坏公共设施,甚至疯狂袭击市民。特别是,案件的残酷令人震惊。香港警察基层协会前主席陈祖光是“禁止戴口罩”宣传小组的成员,他6日对《环球times-global.com》记者表示,在“禁止戴口罩”出台后,暴力不会立即停止,香港政府和警方需要有更坚定的执法决心。香港工会联合会主席吴秋蓓认为,“禁止戴口罩法”是对暴徒的“谋杀”。

示威规模比以前低,暴民滥用私刑触及文明底线。

5日下午,一群暴徒在铜锣湾煽动非法游行,但规模很小,只有几百人。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注意到,随着《屏蔽禁令法》在第一天生效,公开非法戴口罩的示威者并不多。一些戴面具的年轻人甚至会吸引路人。即使夜幕降临,旺角街头也只有大约一半的游行者戴着面具。6日,暴徒在九龙和香港岛煽动非法示威。由中午十二时起,铜锣湾及旺角等通常繁荣的商业区的街道两旁店铺均告关闭。那天游行的特点是起初规模很大,蒙面示威者的比例急剧增加。然而,所谓的“合理和不合理”的示威者也提前撤离,留下蒙面的黑人暴徒到处实施暴力和破坏行为。

香港岛一家便利店的入口被暴徒用铁条堆砌起来(香港特别记者范凌芝)

考虑到安全因素,地铁公司于5日停止运营,6日才开放部分车站,并提前结束运营。此举也招致暴徒的报复。6日下午,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旺角地铁站看到,几乎每个车站入口都被撑着雨伞的暴徒封锁,砸坏了紧闭的车站大门,甚至一些暴徒损坏了地铁站的水管,导致水不断涌入车站。此外,内地的银行和商店也被暴徒砸碎,港岛和九龙的主要路口也被拿着竹竿、砖头和其他物品的暴徒封锁。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乘坐的汽车几乎被困在旺角的暴徒路障“包围圈”中,花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然而,总的来说,与4日晚的“疯狂”相比,周末示威者人数有所减少,暴力程度也有所下降。

相比之下,周末暴力案件的残酷性越来越高。香港警方6日发出通告,称深水区和旺角区分别有许多市民被暴徒肆意殴打和私刑处死。据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统计,在5日和6日,至少有5名普通公民被暴徒“私下”殴打(即私刑和殴打单身公民)。

五号晚上,一个穿灰色衣服的男人和几个穿黑色衣服的蒙面人发生了口角。然后他被棍子和其他工具殴打头部,他的衣服大部分被损坏。不久,另一名穿蓝色衣服的男子也在旺角被“偷运”。6日,对公民的私刑越来越严重。同一天下午,一名头发花白的出租车司机被暴徒指控“撞人”,并被他们拖出车外打架。暴徒们手持致命武器,如锤子,不断击打老人的头部和身体重要部位,而其他人则不断用脚踩老人的脸。最后,老人被血击中,摔倒在地上。他的出租车玻璃被打碎了,他的车牌被弄脏了,现金散落在地上。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6日晚询问香港医院管理局,得知出租车司机情况“严重”。当天下午,另一名身穿蓝色衣服的中年男子在旺角被抗议者殴打,直至满脸是血。他被暴徒以“大”的姿势“分散”在路中间。

港岛街道(香港特派员范灵芝照片)

也许是因为“禁止戴面具法”的生效,暴徒们对记者和公民拍摄暴行的警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5日晚,暴徒用栅栏、竹竿、砖块和其他物品封锁了旺角街头的道路。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试图用手机拍照,但他们一举手,暴徒们就大喊“莫营!”6日晚,香港艺术家马蹄露看到有人破坏了中国银行的自动取款机。他用手机录制视频,被暴徒殴打到嘴角。"暴徒的行为已经远远超出了文明社会的底线。"香港警方6日在一份通告中称,“警方警告暴徒立即停止一切非法行为,并最强烈地谴责暴力行为。”

警察执法规范面临暴徒“闪电”挑战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观察到,自《屏蔽禁令法》(Masking Ban Law)颁布以来,暴徒作恶的新方式是“闪”,即“一打就跑”,四处乱跑,给警方执法造成不小的困难。5日,新规定生效的第一天,一些暴徒故意挑战法律。下午3点,他们开始聚集在上水,即前一天晚上的“逃离区”,在那里他们捣毁了中国的银行、商店和火车站。现场像废墟一样被摧毁了。当大量防暴警察赶到现场时,几乎被摧毁的暴徒迅速逃到附近的街道和小巷,只有少数人被捕。

警察赶到时,其他暴徒迅速躲在小巷的阴影里,换上面具,装扮成普通市民。5日晚,一群暴徒“闪电”摧毁了元朗十八乡镇委员会,并向其投掷了至少3枚汽油弹。警察到达后,他们偷偷换了衣服,在史然离开前去附近的一家餐馆吃了夜宵。“战略”的实施非常巧妙。6日,暴徒封锁了旺角附近的道路,并立即被警方赶走。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发现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在附近的男厕所里笑着换衣服,而他们脱掉的黑色衣服被塞进了厕所。

旺角街(香港特派员范灵芝拍摄)

尽管暴乱者疯狂挑衅,香港警察仍然严格遵守法律程序。警察部队将根据升旗程序发出警告,然后驱散骚乱者的每一次行为,如阻塞交通。特别是,记者注意到,香港警方在执法过程中充分尊重公民的权利,这不同于一些西方媒体所说的“对公民权利和自由的亵渎”。5日,新法律生效的第一天,警察在中环拦截并搜查蒙面人。然而,只要他们愿意摘下面具,便于警方辨认,并且没有犯下其他罪行的嫌疑,警方就按照规定释放他们,而且这个过程非常和平。只有一名戴着头巾、黑色太阳镜和黑色面罩、手持长柄伞的黑人男子被警方带进车内接受调查,因为他拒绝应警方的要求取下蒙面物品。

"屏蔽禁令法是激进暴徒的“杀戮之举”. "

《掩蔽禁令法》生效后,为什么会有“暴力周末”?作为“反掩蔽法推广小组的成员之一,初级警官协会前主席陈祖光6日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反掩蔽法”引起了暴徒的强烈反击。从短期来看,暴力规模有所下降,但暴力不会立即停止。目前,最重要的是香港政府和警方需要有更坚定的执法决心。

"禁止戴面具的法律会让暴徒有所顾忌,警察也有法律要执行。"香港工会联合会主席吴秋蓓6日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激进暴徒的反应相对较大,表明这是针对他们的“杀戮行动”。暴力事件可能有所增加,但参与的规模正在缩小,预计警察将逮捕越来越多的人。吴秋蓓建议,如果有更多的暴力行为,《紧急状态法》应该禁止煽动暴力、煽动独立、煽动仇杀和煽动恐怖的网络媒体。

「目前,香港政府和警方有能力处理骚乱。此外,在司法方面,应该支持政府和警察部队形成一个能够威慑罪犯的判决,”陈祖光说。除了强制执法和制止非法集会场所的暴力行为,后续调查和逮捕也很重要。此外,作为第一步,《掩蔽禁令法》之后将采取相应措施配合和支持执法。

他说:「由一小撮香港人引发的骚乱已持续了四个月。在过去的两天里,人们一直在抢劫和焚烧人们赖以为生的商店。一些地铁交通和银行建筑在大火中化为灰烬。许多人在恐慌中度过了一个骚乱的周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香港全国委员会成员周春玲表示,可以预见,一些暴徒会抵制甚至违抗法律,向执法人员发起挑战。然而,特区政府不能因为争议或政治压力而轻易下台,更不用说再次退出。如果是这样,香港的骚乱只会越来越无所畏惧,反对派会一步步向前推进。「我呼吁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目前,我们必须团结起来,不再受公众舆论的控制。我们不应该考虑“禁止戴面具法”是否会在更广泛的场景中受到挑战。只有坚持一段时间,我们才能对面具形成强烈的震撼,然后我们才能看到停止暴力和控制混乱的希望。”

"一个社会的运作不是一个简单的“放松和关注”的过程."南开大学台港澳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小兵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对香港来说,禁止掩蔽作为一项“补救”法律的效果可能不是立竿见影的。“法律具有威慑和指导作用,已经成为政治和社会共识,不一定基于颁布的时间。它必然会有一个抵抗-回归-无助接受的过程。”李小兵说:“就香港的情况而言,街头戴黑色口罩的惯性可能不会立即停止,蒙面人与执法人员之间的冲突肯定会发生。前者肯定会反复考验执法人员的底线,这意味着更高的执法成本。”

然而,李小兵说,只要法律适用,蒙面游行的合法性在法律上被否认,效果最终会慢慢显现。“当蒙面集会和游行从根本上失去合法性时,这意味着执法官员将能够在此基础上将犯罪者绳之以法,从而减少参与者的人数。混乱也可以从冷却到稳定结束。”

秒速赛车购买 快乐十分app 福建十一选五 pk10投注网 bbin

上一篇:威海入选全国“人民记忆:70年70城”,央视网247秒全景展
下一篇:辽宁时代万恒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全资子公司债转股增资的公告